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 肋巴佛生平  >   第四单元 反抗暴政
肋巴佛生平
热点排行

第四单元 反抗暴政

全民族抗日战争爆发后,国民党顽固派积极反共,消极抗日,各级贪官污吏借抗战之名,大发国难财,残酷剥削和压迫人民,终于激起了1943年甘肃南部农民起义。

2月中旬,马福善、马继祖等人率领回、汉农民数百人在临洮打响起义第一枪。

23日,肋巴佛率领来自卓尼、夏河、临潭、岷县、康乐、和政、临夏等地的藏、汉、回、土、东乡、蒙古族等各民族义军聚集冶力关,宣布起义,义军高呼:“官逼民反,不得不反;若要不反,免粮免款”等口号,建立“反蒋抗日民族联军”。

甘肃南部农民起义领导人:

20190719153828.jpg

image082.jpg

甘肃南部农民起义活动地域图

起义军行动口号:

一、西北各民族联合起来,一致抗战到底。

二、纳不起粮、缴不起款、雇不起壮丁的人,一致团结起来,打倒谷正伦、朱绍良。

三、被虐待而死的壮丁,他们的家属,一致团结起来,打到兰州,报仇雪恨。

四、西北各族人民誓死不做亡国奴,不受贪官污吏的压迫。

五、打倒贪污无能的政府,建立廉洁清明的政府。

六、铲除虐待壮丁的兵役机关,抗粮抗丁。

七、打倒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,打倒汉奸卖国贼!

八、西北各族人民加强团结,永远再不受贪官污吏、军阀地主的挑拨离间,互相残杀。

这次起义烽火遍及甘肃南部二十余县,其中,肋巴佛参与指挥的著名战役有:

1943年2月25日攻克洮州城

1943年3月激战埋人沟

1943年5月扬兵草川崖

1943年5月血染滩歌镇

1943年6月饮恨朱家山

攻克洮州城

25日拂晓,义军分两路攻克洮州(现临潭新城镇)城,击毙国民党县党部书记赵廷栋和县长徐文英等人,并开仓放粮,赈济百姓,受到各族群众的热烈响应,起义人数迅速扩大到8000余人。

hu751.jpg

肋巴佛义军在临潭县冶力关常爷庙前誓师起义

vv1213.jpg

肋巴佛任“反蒋抗日民族联军”总司令,下编三个师、两个路军。

p611.jpg

肋巴佛率义军向洮州(现临潭新城镇)城进发

oo.jpg

肋巴佛指挥队伍直插洮州城,守城的保安队全部被歼。

ff.jpg

起义军冲向洮州(现临潭新城镇)城县衙

cc606.jpg

义军占领县衙,肋巴佛发布了决不允许任何人欺侮老百姓的命令。

mm01.jpg

肋巴佛让“辣子”年单增指挥义军开仓放粮,群众欢天喜地的背粮回家。

mm02.jpg

肋巴佛让辛生贵带人砸开大牢,放出因抗粮抗捐被抓的勇士和壮丁们,他们纷纷要求参加农民起义军。

ds000.jpg

肋巴佛和义军将士在一起

image101.jpg

临潭新城镇(原为洮州)近照

image103.png

康乐县景古镇杨家河近照,肋巴佛在此主持召开了义军大会。

image105.jpg

临潭县冶力关镇近照,昔日在这里正式建立了“反蒋抗日民族联军”。

image107.jpg

位于冶力关镇的常爷庙,是1943年2月肋巴佛带领义军煨桑誓师所在地。

激战埋人沟

攻克洮州城后,肋巴佛带领义军一路南下,经岷县梅川镇、茶埠峪,在蒲麻镇与王仲甲率领的义军胜利会师。肋巴佛被公推为两军总司令,王仲甲任副司令。两军挥师南下,剑指武都。行至岷县闾井镇时,义军与国民党军队激战一夜。次日凌晨,在埋人沟又与国民党军交火,鏖战至黄昏,义军大获全胜,缴获机枪两挺,步枪近百支,手榴弹10枚,子弹12万发,俘获国民党军70余人。

j505.jpg

肋巴佛义军在蒲麻镇与王仲甲义军胜利会师

d111.jpg

义军在埋人沟与国民党军展开激烈战斗,大获全胜。

image113.jpg

岷县梅川镇近照

image115.jpg

岷县蒲麻镇近照,1943年农历2月底,肋巴佛率领联军与王仲甲的起义军在这里会师。

image117.jpg

岷县闾井镇近照,1943年3月,义军在此与国民党军队激战。

扬兵草川崖

义军南下武都草川崖时,与相继起义的刘鸣、张英杰、王德一部及回族义军领导人马福善、马继祖部先后会师,兵力达10万之众,旌旗所指,声名远播。5月,各路首领召开联席会议。正式命名起义军为“西北各民族抗日义勇军”;推举张英杰为总司令,王仲甲、肋巴佛为副总司令;刘鸣为总参谋长;并任命肋巴佛兼任洮岷路藏军司令。

w123.jpg

五路义军会师草川崖,成立“西北各民族抗日义勇军”。

image121.jpg

陇南礼县草川崖近照

血染滩歌镇

此时,奉命镇压起义军的国民党军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坐镇天水,命令第五十九师、第十五师、第十二师、第七师从东、南、北向义军合围。

义军首领在武山滩歌镇,召开紧急会议。会议决定:一、承认草川崖选举的义军领导;二、采纳肋巴佛、肖焕章、吴建威、任效舟、年单增等人向陕甘宁边区靠拢的建议;三、消灭尾追的国民党第五十九师,由马继祖担任前线总指挥。

当天夜里,马福善、马继祖父子率领的回族起义军被第五十九师偷袭,义军奋起反击,并向滩歌镇靠拢。驻扎滩歌镇的义军得知国民党军逼近,全军上下,众志成城,分头应战,内外合击。

第二天上午九时许,第五十九师发起攻击,各族义军健儿手持长矛大刀,与之展开肉搏,打退了国民党军一次又一次的冲锋。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,国民党军第五十九师、第七师分别从洛门、岷县向起义军合围,起义军腹背受敌。肋巴佛奋勇当先,率领义军杀开一条血路,掩护各路义军突围。

起义联军与国民党军队激战两天两夜,歼国民党军四百余人,自身也伤亡惨重。二百余名义军健儿的鲜血染红了滩歌镇。

l101.jpg

国民党政府严密封锁甘肃南部农民起义的消息,又派重兵围追堵截,妄图一举歼灭起义军。

h701.jpg

义军在武山县滩歌镇与国民党军发生激战,肋巴佛奋勇当先,率领义军杀开一条血路,掩护各路义军突围。

nb123.jpg

肋巴佛率联军在武山县滩歌镇突围

image129.jpg

武山县滩歌镇近照

饮恨朱家山

6月,义军退入康乐县朱家山,国民党政府增派马步芳部队,会同第十二师、第七师、第五十九师、驻兰空军部队,以及各地自卫队等武装继续追剿义军。

肋巴佛和肖焕章伏兵拐雪坡,迎击第七师;马福善、马继祖驻守紫松山;马木哥、缐志录坚守红道峪沟;王德一坚守账房山,面对国民党的疯狂剿杀,同仇敌忾,严阵以待。

国民党军用大炮向山头狂轰乱炸,义军协同作战,与国民党军鏖战两天两夜,打退国民党军七次冲锋,缴获机枪一挺,战旗两面,歼灭一个连。但终因装备落后,力量悬殊,义军伤亡惨重,弹尽粮绝,终被打散,一场声势浩大的甘肃南部农民起义最终失败。

a011.jpg

起义军浴血奋战七个月,终因寡不敌众,被残酷的镇压下去。

image133.jpg

康乐县朱家山近照甘肃南部农民起义虽然失败了,但它充分表达了以肋巴佛为代表的甘肃各族人民坚持抗日,反对贪腐,反对暴政,向往民主,向往光明的心声。

对此,国民党政府在专报中称:“西北回、汉、番自古仇大冤深,此次一反往常,携手合作,实亘古之罕见,其有才有谋者甚多,故征剿之不易耳。”

image135.jpg

甘南农民起义主要领导人王仲甲烈士之墓

image137.jpg

临洮县岳麓山甘南农民起义烈士纪念碑

bei.jpg

临洮县岳麓山甘南农民起义烈士纪念碑碑文

image141.jpg

肋巴佛生前坚持地下斗争的松鸣岩山洞

xx1.jpg

松鸣岩玉皇阁山洞。甘肃南部农民起义失败后,肋巴佛带部下在此隐蔽,并与牙含章同志会晤。

地       址:和政县三馆一中心6楼
联系电话 : 0930-5581822
ICP主体备案号 : 陇ICP备19002185号